再弹一曲忆长安

yichangan
李志的经典之作《天空之城》被一档叫《中国新歌声》的音乐选秀节目里的的参赛选手翻唱了,时隔7年后,姑且被我视为李志音乐风格转折的一张唱片,从小众的民谣圈儿里走向了更为世俗化、更大众的方向。它命运会如同宋冬野的《董小姐》、马頔的《南山南》一般扬名立万?这结果不敢细想。

2009年的一个炎热的午后,在西安东郊纺织城艺术区的老破旧厂房里,西安本土音乐节——张冠李戴第二季,李志作为重点嘉宾参与演出,苏联建筑的老厂房里乐迷们如野兽般在兽棚里POGO,硬化的水泥地板在一阵摇晃后四处尘土漫漫。李志一把吉他,单刀赴会,在台子上声嘶力竭的弹唱,期间有乐迷送上了一杯啤酒,李志略显羞涩,一口闷了大半杯,在那个炎热的夏季,尘土飞扬的破厂房。

人群中偶尔有人叫喊着唱《梵高先生》,然而至始至终《梵高先生》未能听见现场版,那时候的西安音乐迷还比较纯正,李志也不如现今的名声在外,依稀记得旁边有个女生说:看着李志这样子真替他感到心痛。

那时他已离开了第二故乡成都,回了南京并打算在那里定居。演出完,拿着马小孩的设计的明信片去找李志要签名。李志蹲靠在休息区外的水泥柱子旁,显得疲惫不堪,右手不住的扶着头,不时的揪一下头发。那个带着金丝框白边眼镜,着装普通,不出众丢人群里都不会有人多看两眼的眼镜男,俨然已爬上了中国民谣‘第一把’交易。

兴许是疲惫亦可能是忧愁,李志那天的状态不是太理想,畏畏缩缩的跑过去叫李志签名,从兜里掏出签字笔,逼哥有些抗拒的签了——李志,两字就落在马小孩设计的明信片上。这张明信片至今还夹在路内《追随她的旅程》这本书里。

兴许是幸运,也可能是缘分,三次的李志演出都在西安,而西安是我生活不可多得一种延续。而每次听李志都会回望起不同的人,在西安,在成都,在西藏抑或其他。

几月后,李志的《我爱南京》专辑发布,李志又只身一人背着吉他以《单刀赴会》的名义开始了他的全国巡演,在西安东大街菊花园在路上酒吧,那是时近寒冬的天气,李志穿着羽绒服依旧不出众的装扮,大叔邀请我看演出,期间弹唱的马飞的《长安县》,大叔还告诉我:莫江南在门口。莫娘娘的大名那会已是圈里的网红了。

又隔了两三年,2012年吧,李志带着乐队再赴西安,在体育场一加叫惠风和畅的酒吧,当时的巡演主题叫啥给忘了,总之那天在候场时进门时天空挂了条彩虹,从省图的房顶盖处拉得老远老远。与影子站在人群外,抽着烟。那场演出李志与乐队配合显得更加成熟和商业。在唱《广场》时,人群跟着起哄喊着‘救护车’、‘救护车’…

一直都认为,李志的歌是不是太可能走向商业和大众路演的阶段。李志在与网易、虾米等众多的音乐平台撕逼版权的时候,我始终这么坚定的认为。而早年间的口袋唱片也被逼哥一气之下焚烧殆尽。而多年前的一份电子杂志的背景音乐《这个世界会好吗》,就注定与李志有段神交的故事。

然而,事情的发展总是不按套路出牌,《天空之城》却被人拿去参加了《中国好歌声》,而最初听《天空之城》时,我都怀疑这不会是一首被李志改编的宫崎骏版《天空之城》吧,结果不是,这事李志的一次转型,不再谈论以前愤怒、粗糙的岁月里的不堪回首的往事,而是一种新的尝试和转折,配合乐队以及录音棚的编曲,《我爱南京》之后李志都在尝试着变化。已不再器官满天飞,不再是歌迷台下的满口淫言秽语,一时的畅爽。纵然里面运用了钢琴,在第一部分结尾处与第二部分衔接的吉他弹奏,被我视为最优美的弹奏,被改编的参演歌手蒋敦豪吹成了口哨。带上耳麦循环播放《天空之城》,李志略带沙哑的嗓音被小年轻蒋敦豪干净又略显粗狂的嗓音取代,鼻音的干净的声线佩带着鼻音和口哨的声线,让我听到张杰的感觉。

《天空之城》就这么火了,在上了电视选秀节目后被一个名见经传的新疆小伙唱响神州大地,而这种火有着其内在的必然联系,甚至很多人都觉得李志变了,变得不再那么独立和个性,变得走向了大众,变得路人皆知。而只觉李志继《我爱南京》之后的专辑里,每张都有一两首抓耳的歌,从《你好,郑州》到《F》,再到《1701》都有不错的作品呈现。

无论是以前一把吉他单刀赴会的李志,抑或如今大场面跨年演唱会,李志正一步步的转向更为理性、平和。如果之前《梵高先生》、《被禁忌的游戏》两张专辑是李志在进入民谣圈手握的砍刀话,那么如今的音乐更像把斧头,砍不死你也会打断你两根儿肋骨。这是无法阻挡的变化,也是在其成家立业就其民谣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然而,很想知道蒋敦豪翻唱李志的《天空之城》,被拿去上了《中国好歌曲》又被刘卓重新编曲,这事儿李志有知道吗?而李志会不会就这版权问题拿主办方说事儿呢?

一觉醒来,土耳其发生政变的消息已充斥网络的角落,死伤人数在不断攀升,不过这些消息的渠道都来自官方通讯社——新华社。而网络上撕逼赵薇、戴立忍的事儿还在持续,朋友圈会时不时收到关于保钓,反美、反日的段子。

世界就这么无常,听了一下午的蒋敦豪《天空之城》,梦醒了,回望一下长安的旧事。

2 吐槽 to “再弹一曲忆长安”


  • 时间真快,惠风和畅听李志已经四年了。那会儿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日子,还能任性地干着喜欢的事情…四年后各种压力,已经无法再愉快地听李志了。

  • 一直都没看成南京的跨年,还好去年看了一次现场
    李志就是一个人时候自己听最好听

留下吐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