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爷丨刚刚,海航被接管了

兜兜转转,海航集团被接管的靴子,还是在下午落地。

刚刚,海航集团官宣说,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,在各方支持下,海航集团积极开展“自救”,但未能彻底化解风险。

受2020年初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叠加影响,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。应海航集团请求,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“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”。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、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。

联合工作组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,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,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、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。

官宣说:

从今天开始,由海南省政府和银行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将进一步接管海航集团。

其实海南省政府派驻海航的工作组,其实入驻公司两年了。刚开始只是政府和银行组成的债权人协调委员会,第二年才开始称联合工作组。今年是他们在这里的第三个年头。

上周有个微信截图广为流传。说海航即将被接管,王年生担任董事长,陈峰退居副董事长,航空资产也将被三大航瓜分。

陈峰很快现身辟谣。不过,现在看,谣言有一部分成真了。不过官宣之后,工作组将如何领导这家公司逃出生天,目前仍是看不清楚。

在王健2018年7月不幸去世后,65岁的陈峰放下毛笔和《精进人生》,被“退隐”两年后复出,努力领导海航的自救。

不过卖掉三千多亿资产后,海航集团的负债不降反增,头顶仍悬着七千亿负债。员工工资经常没钱支付,集资购买的P2P产品还是无法兑付。

今年2月初,海航再次缓发M5级别以上的干部工资。所有一线员工轮休期间也不发薪酬。

这家曾在全球斥资几千亿买下英迈、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的巨鳄,如今交不起航油费,甚至无力更新航材。他们不得不拆掉部分飞机的零部件,来补充航材。

前几天也是安邦解除接管的日子。从2018年2月23日被接管,到今天整整两年。接管前资产3万亿的庞然大物,旗下的成都农商行、世纪证券、和谐健康等公司,都被剥离了。连吴总在杭州江南里的豪宅,前些日子也被依法拍卖了。

安邦解除接管,国内最大校企、资产3600亿的北大方正集团也在申请重整。重整的清算组,由人民银行、教育部等职能部门组成。

历史车轮滚滚向前,世间再无资本大鳄。

1

去年夏天,有朋友去普罗旺斯地区旅行。他特意去了趟奔牛村,吕贝隆山区一个小村庄。

奔牛村依山而建,山顶有个教堂。拾级而上,疾风吹面,雪松连片成林。

当地人基本都知道那位不幸去世的中国富豪,虽然说不出他的名字。

一年多前,海航董事长王健跳上山顶一堵矮墙拍照时,不慎跌落身亡。

彼时,万达遭遇滑铁卢,安邦被接管,小鲁意外去世。银监会点名的几家民企里,海航实控人又仓促离世,这震惊了商业世界。各种传言满天飞。

陈峰去现场看过。看了矮墙后,他说从那里摔下去,其实大概率摔成高度截瘫。

他坚持说自杀论不成立。王总爱吃爱玩,在那自杀,万一高度截瘫怎么过?这不是他的性格。

这位佛教信徒跟我强调,这就是意外,阴谋论也不成立。谁阴谋王健,海航算老几呀。

人有九种横死,你要真正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不可琢磨的力量。

陈总比较谦虚。就算在揭不开锅的2019年,海航也在全国工商联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里,以6000多亿元的营收:

仅次于华为,算货真价实的老二。

更不要说巅峰时期的海航。他们甚至提出过进入世界10强、总资产30万亿的小目标。

心没那么高,摔得也没那么疼。

王健的离世,让这一切不仅变成一个问号,或惊叹号。现在看更像是一个句号。身后的万亿帝国,在被银行抽贷的两年里,很快分崩离析。

2

1993年,陈峰和王健等人,一千万元起家创办海航。

这二十七年里,海航一直行走在钢丝上。但每次绝处逢生,海航规模都会上一个台阶。

这其中一定要提的,就是2003年的非典。

非典期间,陈峰正在哈佛学习管理学。王健说:

我们陈总这么大年纪还在学习,说明企业有发展前景。

“有发展前景”的海航,当时状况其实非常糟。他们公告说2003年4月到6月份的收入同比降幅接近八成。

由于疫情等原因,公司巨亏14亿元。

这一笔烂账,把海航创立十年来的所有利润都亏进去了。但后来证监会调查认定,海航这笔亏损存在多处财务错误,还隐藏了4.4亿元的关联交易。

后来陈峰谈起非典时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

搞不好的事,都放在非典里面。坏事有时会变好事。

陈峰跟我说,也是因为遇到非典,颗粒无收,他意识到单一航空模式投资大、风险高、周期性强、利润小,很难经得起外部市场波动的风险。

非典让陈峰抓住机遇,在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狂奔,把海航从一个纯粹的地方航空公司,升级为综合性产业集团。

十五年后,以航空为原点,一个业务版图遍及全球的商业帝国诞生。最巅峰时,海航总资产1.5万亿,在全球控制了34家上市公司。

但随之而来的,是相当于海南省十年财政收入的总负债。

陈峰2018年年底曾反省,底子很薄,欲望却太深。22个大行业,海航进入了12个,涉足44个细分行业:

除了造避孕套的企业没有,其他都买了。

王健去世后,陈峰按指示,剥离了其他板块业务,积极处置海内外非主业资产,回归到航空主业上来。他感叹:

千万不要高估自己,你就是卖票的命。

历史仿佛给陈峰开了一个玩笑。回归主业的海航,一头又撞上了一场新冠疫情。单一的航空模式,让他现金流又断了。

2003年年底,有媒体说,非典救了海航。

这一次,和以前都不一样。坏事要变成好事,真的太难了。篓子捅得太大了。

3

2018年11月,陈峰主持的一场民主生活会后。两位创始人的恩怨,后来化成了一本内部流通的小册子。王健曾经的青年近卫军,也纷纷出走,散落在天涯。

信陵门下三千客,君到长沙见几人。

当时我说,海航开了一场拨乱反正的遵义会议。没想到一年之后的2019年10月底,陈峰真的在遵义开了个会。

参观完遵义会议会址,学习完“遵义会议精神”,陈峰在当地开了一个党委专题扩大会。他痛斥海航革命家史,分析了海航过去几年“左倾冒险主义”的错误,并肯定了一年半以来聚焦航空主业以来的成绩。

经过一年半的自救,被海水淹到嗓子里的海航,终于找到块石头踮起脚,吸上口空气。

海航上一轮偿债高峰在2019年的年关。陈峰一边面对排山倒海的债,一边面对团队的分崩离析。

他跟我说,当时是生和死的巨大考验。

追债人半年前就追到王健的追悼会上。孙宏斌当时也去了王健追悼会,他在酒店遇到某证券公司一位副总,他问对方怎么也来参加追悼会。对方回答:

我是来讨债的。

我问陈峰后来怎么熬过那一波的。他跟我说,小富靠攒,大富由天。他去跟天上财神借钱,突然有一天,钱就从天上掉下来了,近百亿。

国家就是天。

2019年12月30日,陈峰在新年致辞里说,过去一年海航配合相关单位“摸清了家底”。

你兽爷的好友包叔说:家大业大就是不一样,哪像我的家底,一东就能摸清。

陈峰还说,2020年是化解流动性危机的风险的决胜之年。

我们可以自豪的说,经过狂风暴雨的洗礼,海航依旧还在这儿。

也是这一天的投资者会,投资者问海航董秘李晓峰:

请问贵公司2020年会不会破产?

没有人想得到,更为猛烈的疾风暴雨即将袭来。

4

陈峰说,王健曾经做着“马云”的梦。无米下锅的时候,还想着收购当当。

去年年底的浙商论坛上,马云说,每一年都不容易,但2019年最不容易的是:

以往可能是部分企业不容易,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业不容易。

没有最不容易,只有更不容易。一个月后,新疫情的黑天鹅,带来一个更不容易的2020年。

疫情直接冲击的,又是民航。

交通部数据,疫情期间,民航客流量不足高峰时期的十分之一。无论是航空公司、机场,还是航空产业链上的企业,几乎都凉凉。

郁亮写下的“活下去”,如今也成为航空公司的唯一准则。过往高大上的航空公司,如今连法务部员工都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:

50人即可包机,价格好商量。

活着的同义词是什么?挣扎。

海航是最惨的那家。偿债期现金流几乎断了,裁员是必然的。

2月8日,海航解雇了一批外籍飞行员。旗下的香港航空也公布了400人的裁员计划,机组和地勤人员也将被迫休无薪假。

其实你包叔的海航小姐姐们说,海航总部上个月就开始这种工作模式了。

冠状病毒成为压倒海航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天时地利人和都没了,现在看,海航要靠自救熬过去,已经很难了。

但要救海航,光海南是显然办不到的。非典时,海南省还能救;金融海啸时,海南省也能救。但现在,这个锅太大,海南省真的救不动了。

2019年,全岛房地产限购的海南财政收入814亿元,支出1859亿元。海航的总债务,相当于海南六七年的财政收入了。

上周,海南省又开过海航困境开会,董事长陈峰被谈话。不过财新报道说,会议并未拿出正式处置方案。主基调仍是以海航处置资产自救。

这不,前几天,海航集团旗下从事飞机租赁的上市公司渤海租赁卖出了21架飞机,总价51亿。

但房子卖完了,接着卖飞机,然后只剩下一堆流动性并不那么好的资产。现在要处置谈何容易。以陈峰为代表的管理层,仍在苦求有关部门接管,祭出个超常规的金融方案,拯救海航。

工作组接管后,会出台什么方案呢?

这几天,海航的小姐姐们都在思考另一个问题:

我们是不是要变成国企员工了?

27年前,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局计划处的陈处长下海了。他兜兜转转,从单一航空到多元化,又到了专注主业;从国企变成了民企,现在,他又会不得不回到原点——变成“陈处长”吗?
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里说:

我们拼命划桨,努力与波浪抗争,最终,还是被冲回到我们的往昔。

释教已尽,大概这就是命。

海航往事

1.兽爷|海航的M15走了

2.兽爷|海航非常48小时

3.兽爷|海航,离开王健的日子

4.兽爷|陈峰拨乱反正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