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疫苗之王”的后台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

最近,随着长春长生医药的疫苗事件爆发,群情激愤,大量民众们对于涉案企业的管理者恨不得杀之而后快。

与此同时,也有很多人带节奏,认为是监管不够,导致出现了假疫苗。

那么,真是监管的问题吗?

其实,我们网上搜一下“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”,首页弹出来的,就是“关于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不再更新的通知”

正是随着17年3月,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的停止更新,半年后的17年10月,长春长生出现了针对25万婴儿“百白破疫苗不合格”,一年的今天,长春长生又被查出“狂犬病疫苗不合格”…….

嗯,搞的最近政事堂出门见狗,都得客客气气的…….

疫苗的突然开始大规模出现问题,这是巧合吗?

当然不是!

上图的那个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干的是什么呢?

他通过药品电子监管码,给每一个药品和疫苗一个20位数字组成的身份证,就跟手机充值卡类似,前16位是每个单品的独立码,后4位是校验码。

而这个监管码就像顺丰快递的扫码那样,药品从出厂到消费者中间的所有环节,都会被扫一下,不仅可以进行流通的实时监控,也可以在事后对整个过程进行可追溯的验证。

这与美国的NDC代码很类似,通过严密监控药品流通来管理用药,包括合理性、安全性、反欺诈和腐败。

也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根据电子监管码,查到自己吃的是什么药,孩子打的是谁家的、哪一批次的疫苗。而监管机构也可以根据监管码,以极短的时间查明问题药品和疫苗的流向和库存,也封死了过程中作弊的可能。

而这个监管码的成本呢?

印刷它仅需要2厘左右,跟动辄数百的药品和疫苗来比,堪称九牛一毛。

可是,这么一个对标西方先进水平的电子查寻机制,一个能够让大众监督的平台,一个性命攸关14亿中国老百姓生命健康的条形码,就特么的给人为关闭了!!!

就特么的给人为关闭了!!!

这会是监管部门主动关闭的吗?

我相信,绝大部分奋斗在一线与假药和不法分子斗了几十年的战士们,不可能轻易妥协,也不可能抛弃手中的监管利器。

而能把监管平台关闭的,只有巨大利益才能推动!

电子监管码的横空出世,意味着监管部门和消费者可以对任何的药品进行双向监管,因此,将会全面压缩整个利益链条上的灰色收入,将对自医疗私有化以来,数十年时间形成的利益集团形成毁灭性的打击。

所以呢,2015年3月,全国人大代表湖南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公开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建言,立即停止药品电子监管码系统,随之,部分中国的法律界人士,为之摇旗呐喊。

建言后的9个月,2015年12月,XX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的意见》,别看名字是“加快推进”,内容却是停止监管部门推动追溯管理,改由企业主体负责

拿了X办文件尚方宝剑的湖南养天和大药房,马不停蹄在1个月后,也就是2016年1月26日,以原告的身份,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起诉国家食药监总局并公开了起诉状!嗯,开启了历史的先河。

而4天之后,2016年1月30日,国内三大药品零售上市公司,湖南老百姓大药房,湖南益丰大药房以及鸿翔一心堂随后发布联合声明,要求取消药品电子监管码,称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制度缺乏顶层设计,“不合法、不合理、不公平”

发布声明的20天后,2016年2月20日,在巨大压力之下的国家药监总局宣布,暂停执行药品电子监管码

4天之后,2016年2月24日,湖南老百姓大药房带领全国19家药店发布联合声明,在部分法律界人士的支持下,要求全面取消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

…….

最后,抗争了一年的国家药监局和负责运营的中信21世纪,不得不在一年后放弃:

由于2016年相关政策影响及据此公司做出的战略调整,自2017年3月1日起,我公司将不再继续更新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系统

于是,这个中国药品公众监督最后的底裤,就这么被扯下来了。吃人血馒头的长生医药们,也开启了群魔乱舞。

说起来,这场群魔乱舞,也有着历史性的必然。

从这几年事件的爆发事件来看,每一次医药领域对监管施压,都是在两会期间。这背后,看两会的人员架构就会明白,全国人大代表不到三千人,医药领域有160多个,全国政协委员一共才两千来人,医药领域就有90多个。

更不要说,两会的领导里面,有多少是医药口出来的…..网上简历都是明明白白…….

所以,我们不能怪监管部门,他们是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”,能顶着那么大的压力,撑到了2017年的3月,他们已经很不容易了。毕竟,多撑的这一年,还是保护不少新生儿。

而这种不易,处处都能体现出来。

就拿那次博弈的过程中,湖南药商状告国家药监局这事儿,按照我们正常的思维,民告官应该是下面这个图:

结果,一个湖南药商,面对监管的顶头上司国家药监局,都特么的能跟方唐镜一样,直接状告“县长”,敢写起诉状,而不怕秋后算账。

很显然,他背后有更大的Boss在给他撑腰。

至于Boss的能量有多大,看看被干掉的“中信21世纪”就会明白,这公司有两个“爸爸”,一个是天字第一号央企,当年唯一公章上带国徽的中信;另一个是打遍天下无敌手,“马省长”麾下的阿里巴巴

所以,医药领域这个固若金汤的“黄老爷碉楼”,连中国的央企一哥和民企一哥,哥俩合伙都打不进去,其他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

因此,面对这固若金汤的碉楼,经历了这几天舆论导向的我们就会明白,一方面为什么这次民意竟然如此汹汹,而另一方面舆论监管却敞开了口子,任由民意和自媒体带头的宣泄。

道理其实很简单。

相信看过《让子弹飞》的朋友,都会记得结尾,张麻子四个人面对黄四郎四百人的碉楼,怎么打?

当然是要把老百姓心里面的怒给勾出来!

这就是我们面对强大敌人取胜的法宝!

我们中国共产党,就是凭借着紧紧依靠人民,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!

这就像昨天文章中朋友回复的。

李公公:“本朝自开国以来,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尚方宝剑!”

张麻子:“那就只好以人民的名义!”

1 相关内容 ““疫苗之王”的后台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”
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