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猜,魏民洲受审为什么哭?


2018年6月22日,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,原西安市市委书记魏民洲,在湖南省郴州中院公开受审,昔日笑眯眯、不怒自威的魏书记,着夹克、衬衣,不扎领带,依旧是他当年台上做报告时最喜欢的衣着。但此一时,彼一时,面对法庭和旁听的50多位同僚下属,满头白发的魏民洲突然失态,痛哭流涕。

说实话,不管怎么样,看到一个曾经强势的大男人,满头白发,面部扭曲,当众哭成那个样子,心里很有点不是滋味。尽管我作为媒体人,从业二十多年来,见过落马大哭的官员,多了去了。

是悲伤?恼怒,还是恐惧?
继续阅读“你猜,魏民洲受审为什么哭?”

懂了李宗盛,还是做个大叔好


读完此文,有个彩蛋,无私分享,功德无量。

最初,我对李宗盛毫无概念。他谁啊?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赵传唱了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,只知道张艾嘉唱了《爱的代价》,只知道辛晓琪唱了《领悟》。李宗盛是谁啊?不知道。

那时似乎许多歌迷,都如此。我们听的是歌,认的是歌星。写歌的人是谁?不认得。

1994年世界杯后,央视做了个配乐MV。用马拉多纳,配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。这个大概只有球迷懂了:33岁的马拉多纳那年世界杯药检出了问题,被禁赛,阿根廷淘汰。我印象最深的一幕是,马拉多纳被铲倒后,起身,人群已经卷走,马拉多纳跟裁判无奈地挥了挥手。

“我终于失去了你,在拥挤的人群中”。

那种辉煌、惘然中失落的感觉,重锤击心的感觉。
继续阅读“懂了李宗盛,还是做个大叔好”

投机的中国人

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,黑马奔腾,冷门频出,长期被中国股民霸占的天台,惊喜地发现爬上来了一群中国球迷。

作为全球第一个备战2018年世界杯的国家,我们顺利地把除国家队以外的几乎所有中国制造,都送到了千里之外的俄罗斯。没法给自家队伍呐喊助威的中国球迷,在喝酒撸串之余,都免不了买上两三注,小赌怡情一把。据说,本届世界杯有超过2000亿美金流入博彩市场,而每100个下注者中,有27个是中国人。

对于这种闲来玩两把的场子,中国人似乎总嫌不够多。每四年踢一次的世界杯,顶多也就几百万人在里面小赌怡情;每周开盘五天的股市,则有几千万人炒得流连忘返;而365天都能搓的麻将,更是有上亿人无论日夜寒暑玩的乐此不疲。无怪乎胡适目睹国民疯狂搓麻,在1930年撰写《麻将》一文批判道:

我们走遍世界,可曾看见哪一个长进的民族,文明的国家,肯这样荒时废夜的吗?
继续阅读“投机的中国人”

何为“赵家人”

鲁迅是中国20世纪初最受人尊敬的作家之一。出自他笔下的一个说法,最近在网络评论中被用来指代中国有钱有势的阶层。

北京——又一次,鲁迅作品为中国的时弊贡献了一个流行语。鲁迅是20世纪早期的作家,曾对革命前的中国社会秩序进行过尖锐批判,因此即便他本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,还是在共产党支持的名流俊士中赢得了一席之地。

“赵家人”出自鲁迅的中篇小说《阿Q正传》。最近几周,它再次流传,成为用来讽刺中国权贵的蔑称。
继续阅读“何为“赵家人””

【对话】我眼中的穆斯林NO.1

 

前提:这是一种私下的谈话,不代表任何组织及机构的立场和观点,切记过分解读,并扭曲信息的真实含义。在信息泛滥,碎片化横行的当下,用对话的形式去探讨问题并抽丝剥茧的找寻问题的根源,并尝试认识和理解它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倘若话题涉及到宗教、民族的地方权当是一次闲人的插科打诨的诘问,有不妥之处还望诸位看官海涵。

人物背景:已阅众甫,30而立,未婚,汉族,吉大法学专业毕业,目前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已6年,此前为国企法务事业部提供法务咨询。
继续阅读“【对话】我眼中的穆斯林NO.1”

再弹一曲忆长安

李志的经典之作《天空之城》被一档叫《中国新歌声》的音乐选秀节目里的的参赛选手翻唱了,时隔7年后,姑且被我视为李志音乐风格转折的一张唱片,从小众的民谣圈儿里走向了更为世俗化、更大众的方向。它命运会如同宋冬野的《董小姐》、马頔的《南山南》一般扬名立万?这结果不敢细想。
继续阅读“再弹一曲忆长安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