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爷丨刚刚,海航被接管了

兜兜转转,海航集团被接管的靴子,还是在下午落地。 刚刚,海航集团官宣说,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,在各方支持下,海航集团积极开展“自救”,但未能彻底化解风险。 受2020年初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叠加影响,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。应海航集团请求,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“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”。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、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。 联合工作组组...

read more..

马化腾离伟大,只差一本《毛选》

2009年,一本马化腾亲自做序的《企鹅凶猛》里这样写道:腾讯内部有这样的观点,马化腾带队伍能力可能都不如杨元庆。 敢于对领导人开展红红脸、出出汗式的自我批评,说明队伍的凝聚力、战斗力空前高涨。这一年的腾讯如日中天,门户拳打新浪搜狐,游戏脚踢盛大网易,搜索、电商、安全等队伍也都呈现嗷嗷叫的亮剑精神。看上去小马哥队伍带的还是不错的,但胜仗打的多了,大厂沙文主义就开始滋生了。 创业公...

read more..

永不消逝的哨音

1989年10月,美国雷斯顿的灵长类免疫中心收到100只来自菲律宾热带雨林的猴子。 没几天,在这个距离首都只有50公里的美国最大动物实验中心,猴子开始陆续死亡。 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在死亡猴子的样本上发现了一种丝状病毒,在P4实验室里检测后,他们确认,这是埃博拉病毒。 军队迅速出马。他们封锁了整栋大楼,处死所有猴子后,在楼里洒满了消毒药水。 1992年,美国作家理查德·普雷斯顿经过3年的采访,把...

read more..

立夏

5月4日,重庆市南川区大观镇铁桥村的农民在插秧。 立夏节气将至,各地农民抢抓农时,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农民们忙碌的身影。 新华社发(瞿明斌 摄) 朋友圈因新华社记者瞿明斌这张立夏插秧的图炸了锅,几乎所有标题都配有这样一段偈子: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六根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检索网络发现,这段偈子来自唐朝一个叫布袋的和尚。大意如下:一个农夫插秧时,一把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...

read more..

这一年,2018

#那么紫阳#2018年6月15日,多云,陕西省紫阳县麻柳镇麻柳村。男子姓肖,年过古稀,系麻柳镇青岩村人(现书堰村),因左边颅脑外侧长有肿瘤在17年7月时已感染,因未及时治疗,现左颅脑外侧肿瘤已大面积坏死,据知情人士透露,此人为五保户,贫困户,因无钱医治,县市一级医院又因为治疗费用问题不愿意接收,只能就近找路边诊所做简单的消毒治疗,人生悲哀莫过此… 每一位尾数有8的年份,对于我而言都有着别...

read more..

新史记.范冰冰列传

范氏冰冰者,莱州人,伶人世家女也,共和三十三年(1981)生。父范涛,业乐坊,善吟咏。母张氏,为舞姬,尝学琵琶于善才,年长色衰,委身为范涛妇。 及笄,冰冰游学魔都申城,师谢晋。识者或曰:冰冰杏眼桃腮,有沉鱼落雁之姿。其将倾国倾城者,莫非厉害国之冰冰耶欤? 时魔都多商贾,重利而寡义,冰冰恶之。学既成,念伶人多集于帝都,冰冰遂亦北漂京师矣。 初入帝都,冰冰携漂友共僦一室。斯室也,与鼠...

read more..

关于子宫,没有最狠,只有更狠

“1.长江学者”刘志彪终于有了传世之作。 很多年前,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在《新华日报》发表过一篇文章,大意是,他已经当上了经济学院的院长,博士生导师,出版过十多种著作,发表了一百多篇论文,看似辉煌,但遗憾的是,还没有能够体现自己学术思想的传世作品。 不可否认,在产业经济学届,刘志彪是个大牛。他本科毕业于安徽财经大学,在厦门大学读完研究生,然后赴南京大学任教,没有“海龟”背景,亦无博士...

read more..

住建部房价问责机制落地,房地产将迎来巨变!

题记:最近总是接到一些所在地区碧桂园销售打来的电话,态度轻柔又软硬并施,像打了鸡血似的,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。网上改编的碧桂园的广告词:碧桂园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坑,早已是家喻户晓路人皆知,各种碧桂园质量问题,安全问题频发的新闻也见诸报端。有时候我想,如果换套说辞变换下凶巴巴的态度与销售通话,并告诉他们,除了买房可否买美女小姐姐这人是否可行?倘若是一位合格的碧桂园销售,定会这样...

read more..

“疫苗之王”的后台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

最近,随着长春长生医药的疫苗事件爆发,群情激愤,大量民众们对于涉案企业的管理者恨不得杀之而后快。 与此同时,也有很多人带节奏,认为是监管不够,导致出现了假疫苗。 那么,真是监管的问题吗? 其实,我们网上搜一下“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”,首页弹出来的,就是“关于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不再更新的通知”。 正是随着17年3月,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的停止更新,半年后的17年10月,长春长生出现了针对25万婴...

read more..

兽爷:疫苗之王

2001年,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。多年后再回首,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。 那年的9月18日,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旗下的长生生物迎来了两位新的股东——韩刚君和杜伟民。 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%的股权,成为第二大股东;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。 杜伟民是长生生物的销售总监。这笔交易几乎没人注意到。长生生物被放到聚光灯下,是在两年后了。 2003年末,长春高新和长...

read more..